DSF瑜

從灣峽中探出頭
時沉時浮
一個不定時的炸彈
最近得了一種病叫拖延症

© DSF瑜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全員】当上仓鼠的365天 DAY1

*架空...不過我覺得想成是一種平行世界感覺會比較好o_<(?
*全員帶cp~cp有哪些還未確定,但是是主喻黃!!
*主喻黃主喻黃主喻黃!!(๑•̀ㅂ•́)و✧((因為很重要所以講三遍!(?
*不知為何,打到少天的段落時,字數總是越來越多,不愧是話撈(๑•̀ㅂ•́)و✧(?
*為了少天,暫時放下某些東西w
*兩人目前的關係為曖昧的朋友,兩人都沒自覺,嘖嘖所謂的當局者迷,旁觀者清(?
*先說沒有寫到的cp應該會放在番外,還是後記的(๑•̀ㅂ•́)و✧(番外後記傻傻分不清
*對不起這麼晚更,lo主一下開太多坑了...(面壁



--



  藍雨分部的宿舍長兼藍雨戰隊的隊長兼明星館英文科教授此刻很納悶,納悶他的青梅竹馬究竟跑去哪裡了。

  這個正在納悶的人名叫喻文州,他的青梅竹馬是黃少天,兩人因為是鄰居的關係,從小就在一起玩,做什麼事也經常是兩個人一起做,兩家看他們感情這麼好,索性就讓他們讀同一所學校,幾年下來兩人建立出了深厚的默契,像是小六時破了跳繩比賽雙人跳的最高紀錄,國二時的籃球比賽據說他們幾乎掌控了全場,高三考試的那年一同考進了榮耀大學全職館的藍雨分部,分別擔任藍雨戰隊的隊長和副隊長,要不是隊長職位只有一個,不然現在的藍雨戰隊就會是兩個隊長了,其實當時校長在決定誰要當隊長時糾結了一番,想了很久也拿不定主意,於是直接跑去找兩人討論,沒想到兩人都說對方比較適合,又是一番糾結,最後校長忍不住,乾脆以猜拳來做決定了。

  而現在,一向形影不離的兩人,卻少了一位。

  喻文州回想著,今天早上敲房門時沒有回應,在外頭等了一會後,用備用鑰匙進去卻沒看到人,原以為他先到教室去了,結果到了教室也落了空,更沒想到這一空竟然是一整天都沒看到。

  此時納悶的其實不只喻文州一個人,幾乎是全館的人都覺得很奇怪,今天那個煩死人的傢伙怎麼不在呢?少了黃少天這個話撈,突然變安靜的環境著實讓許多人有些不適應,但裡面要說最著急得那還是喻文州了。

  不告而消失的情況這還是第一次,喻文州幾乎問過全職館上上下下所有的人,甚至連明星館也暗中去打聽了一下,卻依然沒有收穫,許多負面的想法諸如綁架、離家出走、迷路等逐漸冒出,明明昨天還很興奮的說這學期要打個總冠軍,怎麼今天...擔心到開始胡思亂想的喻文州決定再去黃少天的房間看看,希望能夠找到一些線索。

  "喀"喻文州打開房門,壓抑著心中不安的情緒走進去,仔細地環視那說不上整齊,但也不是很亂的房間,靠著牆的櫃子放滿了戰利品,書桌上還有昨晚沒喝完的飲料,夕陽橘紅的光線從窗戶射進,整個房間頓時明亮許多,最後喻文州將目光停留在黃少天的床上。

  喻文州知道有次早上他幫黃少天摺了棉被,從那天之後黃少天早上起床所做的第一件事就變成了摺棉被,然而應該被整齊摺好的棉被,現在卻是隨意攤平地鋪在床上,甚至連昨晚睡覺的痕跡都可以看出。

  看了許久依然沒有發現任何線索,正決定要去別的地方找找時,喻文州突然瞥到床上似乎有個圓圓的東西在動,基於好奇,他悄悄地來到那個東西的身旁,静靜地觀察。

  那個不明的團狀物在棉被下一點一點地移動,其速度之極緩慢,以至於如果不仔細觀察的話,根本就無法發現牠的存在。

  心血來潮,喻文州用手指戳了戳團狀物,只見牠抖了一下便不再移動,當下的第一反應是觸感好軟,第二反應則是好可愛,於是他下意識地又多戳了幾下,這時團狀物似乎是生氣了,發出"嘰嘰嘰"的聲音。

  聽到這幾聲叫聲,喻文州愣住了,一手直接把棉被掀開。

「...少天?」

  棉被掀開後,喻文州終於看到團狀物的真面目,那是隻比一個拳頭略小一些的倉鼠,毛髮呈現淡淡的金黃色,在陽光的照射下顯得閃閃發亮,而或許是因為這突如其來的陽光,倉鼠緊閉雙眼,鼓著臉頰地趴在床上一動也不動。

「少天?是少天嗎?」沒有得到回應,喻文州戳著倉鼠的臉頰,再問了一次。

  其實在問這話的時候,喻文州心裡早已有數,畢竟一隻倉鼠要在幾聲的"嘰"裡面包含那麼多意思,再加上這裡又是黃少天的房間,那除非是隻天生就是話撈的倉鼠誤闖進來,不然就是黃少天便成了一隻倉鼠,然而一隻外來的話撈蒼鼠是不可能準確的喊出喻文州還有其他分部的人的名字,所以他能肯定眼前這隻倉鼠即是黃少天,但是這種人變成倉鼠及自己聽得懂倉鼠所說的話的超自然現象突然出現在眼前,就算已經經歷過榮耀大學一年的怪現象,一時之間還是很難反應過來。

  喻文州推測的沒錯,那隻淡金黃色的倉鼠的的確確就是黃少天。

  而此時的黃少天心中可說是百感交集,一早起來四周只見一片黑暗,起初他以為他還沒睡醒,漸漸的他發現事情似乎沒有那麼簡單......我去!這什麼狀況?我的身體怎麼變小了!?這鬼聲音又是什麼!?成堆的莫名其妙湧上心頭讓他頓時心情煩躁,左鑽右鑽不管怎麼鑽就是鑽不出眼前的黑是他更加心煩,唯一能做的事也只是對著無盡的黑狂飆粗話,慢慢的,他累了,他不知道現在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不知道外面是早上還是晚上,不知道時間究竟過了多久,他突然好想好想見喻文州,平時總是待在一起沒什麼感覺,此時遇到這種情形卻是感受極深,他好希望喻文州現在出現在他的身邊,可就算出現了認不出他來怎麼辦?就算認出來了聽不懂他說的話怎麼辦?要是......他永遠也變不回去怎麼辦?越想心越亂,黃少天覺得心中有種無力感壓得他好沉好沉。

  也只能繼續走......恩?碰壁了?

  黃少天感覺到他撞到了東西,不對,應該說是有東西朝他撞了過來,還來不及反應,結果第二次被撞時,嘴巴下意識地就飆出了一串話。

  唰──

  突如其來的明亮讓黃少天幾乎睜不開眼,他頓時有種看到神的感覺,空中彷彿降下了希望的光芒,十分閃耀,於此同時他也認出了來者,是喻文州!心中洶湧澎湃的感動心情完全無法以言語說明,可他也沒高興太久,因為他終於看清他現在的狀況了。

  ......臥槽!我竟然變成了一隻倉鼠!?不過看樣子文州似乎聽得懂我說的話,感覺沒那麼慘了......不對,還是很慘!我竟然變成了一隻倉鼠!?這樣子叫我怎麼面對文州,面對其他人阿!這付德性一定會被那群人取笑,尤其是那個叫葉什麼什麼修的,想來就覺得煩煩煩!還有先不說這超自然現象是怎麼發生的,我這是要怎麼打榮耀阿,難不成是要我在鍵盤上跳來跳去,然後還要去操控對於一隻倉鼠來說是很巨大的滑鼠?這設定是怎麼搞的!聽起來就覺得累覺得煩!阿阿阿阿!這到底是怎樣啦!開學第一天就遇到這事,能不成我是被那個幸運E給傳染了?阿說不準那傢伙也變成了一隻倉鼠(以下略)

  黃少天的腦中飛快地進行著對現狀的種種看法及吐槽,以至於他沒意識到喻文州的問話,直到被戳臉頰才回神。

  左思右想後,帶有些不情願他回答了問題。

 "......嘰嘰"(......文州你認錯人了我不是少天,我也不認識有人叫少天,就算我認識他,我絕不會承認他變成了一隻倉鼠。)

「呵呵。」聽到這話,喻文州笑了,原本還反應卡住的腦子也轉了過來,心中不安的大石頭頓時煙消雲散。

  少天沒有不見,這樣就好了,這麼想的同時,喻文州溫柔地將眼前縮成一團的倉鼠捧起,他知道今天一整天他的心裡一定也不好受。

「少天,已經沒事了,我在。」

  黃少天愣住了,一時之間他竟不知道該怎麼反應,抬頭看向對方,對到的是最熟悉的笑容,剎那間似乎有淚珠在他的眼眶裡打轉。

「少天有吃嗎?」

 "......嘰"(......沒。)

  竟然一整天都沒吃,喻文州的心揪了一下。

「少天,我幫你剝葵瓜子?」

  黃少天淚流滿面。

 "嘰!嘰嘰嘰!"(我去!喻文州你這傢伙太冷靜了阿!我都還沒適應我變成隻倉鼠的事實,你就要給我吃葵瓜子,抗議我抗議!不吃我堅決不吃!我要吃我們藍雨食堂的清蒸鱸魚阿生熟地煲龍骨阿雙皮奶阿狀元及第粥阿,就是不吃葵瓜子,阿還有秋葵!)

  感人的氣氛就這麼被文字泡打消了。

  喻文州的心又揪了一下。

「對不起少天,就先忍一陣子,好嗎?」拿起放在床頭的一包葵瓜子,聽著話撈倉鼠的碎念,喻文州開始剝殼的工作,他記得床頭原本沒有這包,看來這設定也挺貼心的,不過它卻忽略了人縮小後會被困在棉被裡出不來的可能性,出不去就吃不到,貼心的設定頓時就顯得沒什麼用了。

  黃少天還在碎碎念,就算喻文州剝好葵瓜子遞給他,他還是在念,而且堅決不吃,即使喻文州拿著葵瓜子戳他臉,依舊不為所動,堂堂劍聖怎麼能被區區葵瓜子誘惑呢!......好吧,他妥協了,誰叫那葵瓜子那麼香,他的肚子又那麼餓,還有文州你賣萌犯規阿!不過要他不說話這就不可能了。

 "嘰!嘰......嘰......嘰......"(嗚文州你剝殼剝好快阿,不過這種事我自己來就可以了啦,嚼嚼,欸沒想到這葵瓜子還挺好吃的,嚼嚼,恩我說那個啥阿文州我問你個問題阿,嚼嚼......"

「怎麼了?」喻文州一邊一臉滿足地看著黃少天把葵瓜子塞進嘴裡,一邊把剝下來的殼和剩餘的葵瓜子整理乾淨,其他的留著明天吃好了,一次吃太多可是會對身體不好的。

  黃少天見沒得吃了,一溜煙地跑到喻文州的頭上,縮在他的頭髮裡。

 "嘰......嘰嘰嘰嘰!"(其其實也沒啥的,就是想問說我能不能住你那......欸我不是因為變成倉鼠之後覺得一個人住會孤單寂寞覺得冷阿,是是因為你看嘛我現在變這麼小,一起住省麻煩多好!嗚文州你要是不想也沒關係,不勉強你阿哈哈......)

「呵呵,當然可以,明天我會去找校長問問狀況,少天你先休息吧。」

  胡亂應了一聲後,黃少天將他整個埋進頭髮裡,軟軟刺刺的感覺有些癢癢的,文州在真的是太好了,在模糊中他這麼想著,至於要怎麼變回去......明天再說吧。



--小劇場時間--

 "嘰嘰?嘰嘰!"(欸我說文州阿,你看我這樣是不是很像那個料理鼠王裡面的那隻小米阿?不過他是老鼠,我是倉鼠,哈哈看我來試試我能不能用頭髮操控你阿!)

「好阿,不過少天要小心不要摔下來了。」

 "嘰!!!!!"

  喻文州及時拯救了黃少天。

「少天,我覺得你還是待在我的口袋裡好了。」

 "......"



--



終於打完了!!...第一天w
第二天會更得比較快些w
不知道有沒有人知道料理鼠王阿,就是一隻老鼠抓著主角的頭髮操縱他做料理w(?
對了,口袋是指制服胸前的口袋喔!!(๑•̀ㅂ•́)و✧(?
去碼黑暗料理去!(๑•̀ㅂ•́)و✧


评论(5)
热度(15)